啾然

自始至终我都想把最热切的文字
献给曾经的自己,
然后把最好的当做礼物
献给素未谋面的你。

“扑通一声跳进坑。”

写作啾然,读作啾啾然(bu)
万年鹤沼居民,
日常写鹤丸x远山遥(原创女婶)
不拒同担,拒过激粉,
偶尔会有其他刀婶粮随机掉落。

想回去当阴阳师的审神者正考虑如何跳槽迦勒底。

头像by 芥绿绿,
首页发布的图是亲友绘制/订制,
请不要私自抱图(๑>ڡ<)☆

赞美阿芥,画得超级用心,遥酱眼尾那一抹绯色真是难以言说的清艳!整个画面显得格外温情美好,新雪纷纷扬扬落,万里旋作梨花白,红梅绾白发,一绾便绾起整个寒冬的冷冽。信手一笔,拣尽寒枝不肯栖写得,一蓑烟雨任平生也写得。所谓桃之夭夭,所谓相思杳杳,不过清风明月与花朝。待到来年折柳时,柳稍挑得一岁枯荣半枝春意俏,有人眉眼如故,有人眉黛含笑。
说好了要早睡,但我还是没忍住……总之赞美阿芥,再次感谢你为我展现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在冬日里计划春天的郊游让人有一种战胜了比自身强大数倍的力量的感觉,这样的鹤丸和遥酱真好啊(˶‾᷄ ⁻̫ ‾᷅˵)

あくた:

给  @啾然 小天使的点图,有私心给可爱的遥...

赞美芽芽,赞美骤降的气温(不是
穿着睡衣的遥酱可爱到没有我!思考了两秒钟这到底算哪个paro里的遥酱,然后果断放弃思考。可爱即正义,哪条世界线都通行!!
P2隐藏福利,黑手党paro里遥酱大概率会以这个打扮出场,来猜猜看藏在裙子后面的手里握着的是菜单还是手枪吧?

【最近降温啦,婶婶们要注意添衣保暖,别感冒了( •̀∀•́ )】

赞美姽婳,撩头发这个动作太可爱了!!
擅自脑补如下剧情:鹤丸把遥酱捞进怀里抱着的时候嗅到了和平时不一样的味道,于是撩起遥酱的头发凑近闻。遥酱试图和他保持距离,未果,只好解释是因为换了新的洗发露,所以闻上去气味变了。
爱一个人就会本能地想要亲近,但是啊,你要知道爱可是相当沉重的东西,是从人类身上撕碎自由的利爪。

姽嫿君-开学长弧:

今天份的狂草!
@啾然 给啾然的遥酱和鹤球!!
都是很可爱的婶啊!!( •̀ω•́ )✧

鲸落

注意事项:
堀川婶向,
写给@姽嫿君-开学长弧 姽婳的故事,
出场的人物是她家的琼枝和堀川。
审神者有名字表现,
一切ooc与bug归于我。
总之,是个略去很多前情提要的小故事。

  阳光无言地穿透海面,投下大片大片明晃晃的光亮。无数泡沫向上升腾而去,晶莹得像是小美人鱼眼角的泪滴。
  琼枝被诱惑般地伸出手,想要碰触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泡泡。它晃晃悠悠地漂浮着,在将要被她碰触到的瞬间,碎得一干二净。
  指尖传来针扎般的剧痛,她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惊讶地发现指甲缝里竟缓缓渗出了血。
  血液没有融入海水中,反而跟随泡沫一齐向上漂去。
  琼枝的目光追逐着那滴血液上移,阳光刺得她几乎睁不开眼,她不得不抬起手遮挡...

照例赞美苯苯,这还是我上上个月沉迷高定礼服时她给我画的。当初计划写予地以花的时候打算写一段试舞会礼服的桥段,后来想想还是删掉了,结果拖到今天才想起来我还有张图没发……按企划的年龄来算,应该是21岁左右的遥酱,气质上略微成熟了一些,但骨子里还是那个追逐星星的小姑娘。
我跟你们说,我超爱这对纱袖和裙摆的设计,以及腰间这么sexy的设计也(〃ノωノ)

有狐绥绥

  说道起来也是跳脱六道外,不在五行中的大妖,只可惜问世间情为何物,正是一物降一物。老狐狸端着颗七窍玲珑心在这十丈软红里头摸爬滚打多少年,不撩蜂蝶,不沾花叶。偏偏有风自南,抚林梢,灯影摇,一声笛响至云杪。
  有狐暗道一声糟糕,揣着那点心思落荒而逃。逃倒是逃得挺快,可这灵台混沌不复清明,到头来他还是只得腆着老脸让隔壁家小狐狸替自己瞧上一瞧。
  小狐狸听完眉梢一挑,尾巴一摇,拍爪称快,连说:“栽得好,总算有个星宿来收你这妖孽了。”
  老狐狸听闻一扇子拍在小狐狸脑门上:“女孩子举止要文雅。”
  小狐狸睨了老狐狸一眼,哼哼唧唧:“以前怎么不见你管我。”
  老狐狸也睨了回去,说得那叫一个语重心长:“我又...

夜莺颂(3)

注意事项:
血族paro,鹤婶向,
相关设定遵从群内的圈养乱舞!企划。
审神者有名字表现,
一切ooc与bug归于我。

  “这就是鹤丸那家伙藏得死严的人?”
  “她的头发看起来好像金丝雀的羽毛……”
  “等等,你这样会把她弄醒的。”
  “啊呀,她醒了。”
  鹤丸昨晚索取了比平时更多的血液,啾啾记得自己似乎看见一些很古老的画面,到最后直接晕了过去。不知睡了多久,她听见有人在轻声交谈,说话的声音被刻意压低,仿佛害怕被人发现一样。
  那声音听上去陌生而又年轻,她好奇它们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人,于是睁开了眼睛。
  两个素未谋面的少女围坐在她身边,一个坐在床边抱着手臂打量她,另一个跪坐在床上手里还握着一缕她的头发...

一个简单的小repo

首先感谢@夕暮れ 噗噗为我带来了这样一个温柔的故事(。’▽’。)♡

关于故事

一直很喜欢噗噗笔下的故事,纤细柔软,就像每个女孩子最最珍重的那份心意。不需要雕琢装饰,最原本的模样已经足够打动人心。
碎刀是无力挽回的悲剧,但他们依然幸运,能在浩大的时空洪流中再度相遇,在成长之后还能遇见成长时的故人。曾纠结于新旧两振刀剑的差异,也曾好奇人心究竟能否毫无芥蒂。但故事的结尾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离去并不代表失去,他们依然会在一起。

关于其他

非常意外地被大俱利圈粉了。烛台切和鹤丸的交谈涉及到过去时轻巧地打断也好,在审神者近乎崩溃时将她强行拉回现实也好,揭审神者的短时毫不手软也好——简直是能读懂空气的全场最

坑的延续

字面意思,就是之前那个坑的延续(片段)

那个大纲源于脑海里的一个画面:
在一个阴冷狭小的房间,只有一个小小的天窗有光照进来。冰冷的阳光正好落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少女身上,少女纯白的长发几乎和白色长裙融为一体。她的手上戴着手铐,双眼紧闭,脸上有着近乎恬静温柔的表情,仿佛微微笑着。长裙从床沿一直垂到地上,裙摆上浮现出她的挚友走向教堂的场景,以及鹤丸在监狱外的大雪中沉默地抽着烟却被烟呛出泪的场景,但裙摆的最末端沾染着血迹。

“我作为军人使我的家族蒙垢了吗?”
“没有。”
“我杀害与我流着同样血液的日耳曼同胞了吗?”
“没有。”
“我背叛了德意志的荣光,背弃了我的宣誓吗?”
“……没有。”
“那么,我无罪,我仍是帝国的军...

【Attwell】予地以花

注意事项:
企划paro,鹤婶向,
私设如山,
审神者有名字表现。
选梗为舞会前的准备,
一切ooc与bug归于我。

  对鹤丸来说,这座城市注定意义非凡。
  空气中弥漫着红茶香气,老式留声机里放着香颂小调,他坐在窗边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情不自禁地陷入回忆。
  他记得他们第一次搭乘航班的目的地就是巴黎。
  那时候他还是只羽翼未丰的幼崽,跌跌撞撞地跟在远山遥身后闯入了这座繁花之都。
  优雅高挑的空姐推着小车过来询问是否需要饮料。他看着远山遥左挑右选,最后仰起那张漂亮的脸,说她既想喝橙汁也想喝柠檬水。
  神情足够无辜,语气足够天真。
  空姐对她微笑了一下,递过来两个纸杯说,特别服务。
  少女笑容灿烂地说...

©啾然 | Powered by LOFTER